当前位置:中国证券研究网 > 行业研究 > 正文

以帮助网点能够维持运营

时间:2018-09-08 13:26 来源:网上百家乐|澳门百家乐官方网站|娱乐场|真人游戏|百家乐论坛——中国证券研究网 作者:admin 阅读:
  网约车的运营则更为特殊,一位南京汽车租赁公司人力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目前网约车平台主要通过分布在各地的汽车租赁公司完成线下运营,即由这些租赁公司负责购买车辆,招募司机。
  这些司机与租赁公司间也不存在雇佣关系,仅仅是通过租赁公司租借了车辆。按照上述人力部门负责人介绍,其公司内有1000名网约车司机,除了80余名自愿缴纳社保的司机外,其余均未缴纳社保,也不缴纳个税——与传统出租车行业类似。“这80余名自愿缴纳社保的人只是通过我们公司代缴,他们需要支付所有的缴纳费用,包括企业部分”,该人士表示。
  没有劳动合同,没有缴税记录是否意味着从技术角度,即使社保征收由税务部门进行后,也不会带来太大的影响?
  对此,冯俏彬表示由于目前税务征收使用的金税三期系统与银行系统进行了对接。随着这一系统的逐渐完善,从技术角度,即使不签订劳务合同,此前没有个税记录,也可以凭借个人账户资金动向来为社保征收提供依据。
  对于这一类用工形态的认定将会成为社保征收方式改变后成本影响的关键。2017年国务院曾经发布了一份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其中提出,要“支持劳动者通过新兴业态实现多元化就业,从业者与新兴业态企业签订劳动合同的,企业要依法为其参加职工社会保险……其他从业者可按灵活就业人员身份参加养老、医疗保险和缴纳住房公积金,”。
  但在社保征收方式改变后,最终将会如何认定这种用工形式?
  在冯俏彬看来,这个问题目前还没有明确的答案,仍然需要等待进一步的政策落地,但总体上社保征收方式改变本身就是社保管理正规化的一个趋势。 2019年1月1日还有不到4个月的时间,届时,基本养老保险费、基本医疗保险费、失业保险费、工伤保险费、生育保险费等各项社会保险费将交由税务部门统一征收。
  一家快递公司已经开始在评估可能带来的影响,但是由于具体的社保费率、征收严格程度尚不清晰,目前只能制定数套方案作为应对。
  快递是电商行业的“腿”,过去10年时间中,伴随着电商、网约车、快递等新经济的蓬勃发展,包括快递员、网约车、外卖配送员在内的一批为新经济提供线下服务的岗位人数快速膨胀。粗略梳理快递行业相关报告、美团点评港交所招股书、滴滴2017年出行平台就业研究报告,这三类新职业释放的就业岗位就已超过千万人。
  作为新经济的服务岗位,这些职业普遍采用了灵活复杂的用工方式,平台们通过加盟网点、合作商、租赁公司将庞大的用工体系分散出去,一些合作商再将与员工的雇佣关系转化成诸如承包、租赁等关系。
  这种新的体系一方面促成了新经济的快速增长,一方面也形成了一个社保缴纳的灰色地带——由于没有明确的雇佣关系,相当比例的加盟制快递员工和网约车司机都未缴纳社保。
  在社保征收方式改变后,新增加的社保成本有可能随着体系向上、下端转移,在上端的是一批已经上市的快递公司和新经济独角兽们,向下端的则是依然对新经济颇为依赖的消费者。
  快递专家、贯铄企业CEO赵小敏预测,如果按照严格的社保征收方式,带来的成本提高可能会导致快递价格上涨20%-30%。
  “目前,由于社保费率、征收方式尚未最后确定,对于具体行业的影响还很难判断,但可以肯定的是,税务部门进行征收会让社保逐渐走向更加正规的方向”,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部教授冯俏彬对经济观察报表示。
  快递上市公司主体影响几何?
  赵小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社保征收方式的改变将会对快递上市公司带来不同的冲击,差别主要来源于快递企业所采用的不同模式。
  目前的头部快递公司普遍采用两种模式:以顺丰、德邦为代表的直营模式,以通达系为代表的加盟模式,两种模式在用工方式上有巨大差别。
  以顺丰为例,目前顺丰速运有员工超过40万人。按照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顺丰的员工主要由两部分构成,一部分是顺丰上市公司及子公司员工,总计13.6万,其余的用工则以劳务派遣和劳务外包等形式实现——政策对上市公司劳务派遣有严格的数量限制,因此劳务外包占据了主要比例。
  年报数据显示,在2017年顺丰支出的工资、奖金、津贴、补贴——按照社保方面相关规定,社保缴纳基数包括工资、奖金、津贴、补贴等各种收入——总计为143.1亿元左右,而由企业支出的社保(涵盖养老、医疗等五险)费用总计为12.79亿元,其中基本养老保险缴纳7.99亿元,占比5.5%左右。
  基本养老保险是社保中最主要的支出项目,全国缴费标准为28%,其中企业负担20%,但是由于各地对于缴费基数、企业缴费比例有不同的规定,以顺丰总公司所在地深圳为例,按照深圳目前社保缴费费率方面规定,企业负担的部分在13%-14%。
  这也意味着,如果按照足额缴纳(即企业实际支出的工资、奖金、津贴等),顺丰仅在基本养老保险一项上,就将大幅度提高成本。
  这仅仅是上市公司雇佣的员工部分,此外在顺丰还存在大量的劳务外包员工。顺丰年报数据显示,2017年度顺丰外包成本达到279.2亿元,超过其143.1亿元上市公司短期薪酬。按照顺丰2017年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所发布的内容,外包成本中人力相关的成本约为75%。
  劳务外包员工按照最低社保基数缴纳保险是普遍现象。一位北京劳务公司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其公司为数百名快递员进行社保代缴,缴纳基数均为北京最低标准,这种现象还普遍存在于零售、外卖配送等行业。
  这也意味着,如果按照足额缴纳,劳务公司会将成本反映至合同价格,并最终导致快递公司的外包成本出现大幅上涨。
  赵小敏此前按照年报数据、实地调研情况进行了测算,顺丰每年需要额外支出的社保金额将会超过亿元;中金公司行业分析师杨鑫则在9月3日发布一篇名为《社保由税务征收对加盟快递公司总部影响有限》的文章中,测算对顺丰成本影响幅度将会达到4.1-6.8亿元。
  加盟制快递公司上市公司主体的情况也与此类似,一个区别在于加盟制快递公司上市公司主体员工数量较少。
  加盟制疑云
  赵小敏认为顺丰速递已经是目前民营快递行业社保缴纳覆盖较广,缴纳较为正规的企业,社保征收方式的转变对于顺丰的影响已经算是比较小了。
  但也有市场声音认为,对于加盟制的快递公司影响较小,对直营制的影响更大,其中的核心差别在于政策将会如何认定加盟制的雇佣关系?
  加盟制是目前通达系普遍采用的运营方式,这一点让通达系用工比例与直营制度存在极大的不同。以圆通为例,2017年年报数据显示,圆通母公司、子公司在职员工数量总计2.36万人。而按照圆通官网数据显示,圆通现有员工数量40万余名。
  其中巨大的差额由加盟公司员工和上市公司劳务外包进行填补,其中劳务外包所占比例较小——按照年报数据显示,圆通2017年劳务外包支付报酬仅为3.2亿元。
  遍布全国的加盟网点以及加盟公司员工是这一快递体系的人力主力。年报显示至2016年年底圆通全国有加盟商2593家,这些加盟商建设、运营了大部分圆通的终端门店。
  那么在这些加盟网点内部,社保缴纳情况如何呢?
  一位东北地区快递加盟商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其店内除了极少数的员工自愿缴纳社保,大部分均没有缴纳社保,甚至未签订劳务合同,而是以一种“承包制”的模式运营,即网点与快递员并非雇佣关系,而是将特定的线路、小区、写字楼承包给快递员。快递员本身缴纳社保的意图也不强烈,其中一部分均参加了家乡的“新农合”、“新农保”等农村新型社会保险。
  赵小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在其调研的加盟网点中,有80%的快递员均是以这种“承包制”实现用工。
  这也意味着在加盟网点中形成了一个社保灰色区域,这个区域的成本上涨将直接取决于未来政策对于这种用工形式的判定。赵小敏对经济观察报表示,严格认定,这种承包制实际上不是一种合法的用工方式,如果不是雇佣关系,承包个体与网点就涉及经营关系,那么也需要缴纳相关的经营税务。
  由于大规模的扩张和低价竞争策略,加盟网点利润稀薄,难以再负担社保缴纳从无到有的成本增加,这部分成本很可能将反馈至加盟制上市公司主体和消费端。
  按照赵小敏的测算,如果按照社保征收按照足额征缴,且严格征收, 加盟制度的上市公司(通达系及百世)可能的支出占其利润的30%-40%以上,其中一部分即为上市公司需要让渡给加盟网点的利益,以帮助网点能够维持运营。按照中金公司上述文章的预测,如果严格征收,对于单个加盟制快递公司,全网成本影响将会达到30亿元。
  但如果对加盟网点的社保政策维持现状,社保征收方式转变对于加盟制快递公司将会远小于直营制度的快递公司,按照中金公司上述文章的预测,对于加盟上市公司总部的成本影响约为8000万至1.5亿元。
  新经济迈入社保大门
  目前包括网约车司机、外卖配送员在内的新经济线下支撑者所采用的用工方式与加盟制快递颇为类似。
  总体上均呈现一种三方合作的关系,即头部企业提供平台,与线下存在的大量代理、租赁公司负责具体人员招募、管理,平台与司机、配送员不存在雇佣关系,线下公司也普遍存在未缴纳或未足额缴纳社会保险的现象。
  以美团点评为例,按照美团点评向香港联交所提供的招股说明书显示,自创立以来,美团点评创造了约500万个配送骑手的就业机会,但是这些骑手并非美团点评的员工,而是受雇于大量的配送合作商。一种为专送配送骑手,即配送骑手为合作商全职员工、合同工;一种则为快送配送骑手,即兼职配送,为合作商的合同工。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